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解梦大全 > 梦的传说 > 浏览文章

解梦者四:黄姓人家和蓝姓人家之间的争斗

作者:不详 来源: 梦见网 时间: 2017-03-21 阅读:

梦见网的小编为您介绍解梦者四:黄姓人家和蓝姓人家之间的争斗的具体内容:

解梦者家族梦姓人家也诞生过些非常有来头的人物,关于他们的故事,在土镇一直广为流传。

在土镇所有家族中,蓝姓人家对于解梦者的能力,大概是最笃信的。蓝姓人家土匪头子蓝廷龙蓝廷虎两兄弟就专门请了梦姓人家的一个解梦者作为军师。见蓝姓人家请了解梦者做军师后,好几次战斗都占了大便宜,于是黄姓人家老爷也请了解梦者家族的一个人做自己的军师,这个人就是那位善于破解白日梦的。因此,蓝姓人家龙虎兄弟和黄姓人家老爷的那场持续了十多年的战争,说白了,其实是梦姓人家两个解梦者之间的斗法。

当时的态势的对于黄姓人家老爷很不利,因为蓝姓人家的队伍十分庞大,严铁两姓人家起码有一多半参加了蓝姓人家的队伍,阅读到这也许您对http://www.zzrzz.com也会感兴趣的,而且人数一天比一天增多,就像滚雪球。人们都以为黄姓人家老爷的檀木步辇坐不稳当了,该换蓝姓人家的去坐了,土镇要变天了。黄姓人家老爷十分焦急,因为焦急,他彻夜难眠。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善解白日梦的解梦者提出要离开黄姓人家老爷。黄姓人家老爷急了,说这怎么行?这个危难时刻,你怎么能离开我呢?解梦者说,那么你得睡觉。黄姓人家老爷说,我怎么睡得着?刀都压到我脖子上了,我黄姓人家眼看就要完蛋了,你叫我怎么睡得着?解梦者说,你要是睡不着,我就只得离开了。你不睡觉就不会做梦,你不做梦,对你来说,我就没有使处了。

蓝姓人家龙虎兄弟的解梦者也提出要离开他们,因为他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蓝姓人家龙虎兄弟因为焦急和忧虑,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怎么睡得着呢?龙虎兄弟苦笑说,尽管就像蜂子朝王一样每天都有很多人前来投奔我们,但是你得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种田耕地的,打鱼砍柴的,吹牛冲壳子的,骗人扯谎的,耍江湖跑烂滩的……他们跟着来只是为了好耍,为了混个肚皮囫囵。你得仔细瞧瞧他们,他们的手,他们的手拿过枪炮吗?他们都带着什么东西来投奔我们的?除了投机取巧的一颗心,就是饥饿得像只皱巴巴的口袋的肚皮。还有什么?锄头,扁担,柴刀,还好,有柴刀。这些东西怎么跟人家黄姓人家老爷去斗?人家可全都是洋枪洋炮,指头一勾就是连发,这些柳木脑壳,放在人家枪口下等于是一堆沙壳子臭鸡蛋……打了这么些年,我们什么不清楚。恐怕只等枪一响,他们这抢饭吃的劲头就消失了,就缩头乌龟了,要是看见鲜血一溅,死那么两三个人,他们就会像炸窝的马蜂,轰一声各自散了。你说,我们怎么睡得着觉?这回不同往回啊,……闹大了,结果只有一个了,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亡。睡不着啊,心头像过雷一样。

睡不着就不会做梦,没有梦,解梦者就没有使处。解梦者跟随蓝姓人家龙虎兄弟已经有些年头,看见他们焦急忧虑的样子很想为他们分担点什么,但是怎么分担呢?解梦者唯一能帮得上忙的就是解梦。可龙虎兄弟却偏偏无法给他提供梦。

蓝姓人家龙虎兄弟和解梦者一样着急。

其实蓝姓人家龙虎兄弟的睡眠本来就是很少的。他们操持的是一种昼伏夜出的营生,做土匪嘛,打家劫舍多半都是黑夜。黑夜带给他们的不是昏沉沉的睡眠,而是兴奋。所以每当夜幕降临,就看见他们双目熠熠闪光,像野兽的眼睛,一个个精神抖擞,异常亢奋,就像已经做好捕猎准备的野狗,正期待一顿大餐的到来。由于这长期养成的习惯,再加之眼见交战的时间越来越近,蓝姓人家龙虎兄弟更加紧张、焦虑和兴奋,所以,他们就根本没有睡眠了。万物昏睡的深夜,蓝姓人家龙虎兄弟不停地喝着烈酒,吞食鸦片,不停地否定原来制定的进攻策略。这些策略都是好久以前制定好的,当时看来是那么完美,但是现在一点也不经推敲,到处漏洞,破淀百出。

无梦可解的解梦者不愿意深陷痛苦,他好好地睡上了一觉,完整地做了个梦。在对这个梦进行了仔细的破解后,他悄悄地离开了蓝姓人家龙虎兄弟,——当然,这是受梦的指引。

黄姓人家老爷的状况比蓝姓人家龙虎兄弟要糟糕得多。他没有夜晚不睡觉的习惯,这么多年来,他的夜晚总是非常美妙的。

—-关于黄姓人家老爷的夜晚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美妙,很多穷困的人在饥寒交迫的深夜,总会把这当成一个话题。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在饥肠咕噜声中,他们开始设想黄姓人家老爷的夜晚将是怎么度过。他们说黄姓人家老爷的晚餐肯定是要吃下很多肉,鸡肉,鸭肉,牛肉,猪肉,鱼肉……等把可以想到的肉都说干净了,再接着说这些肉是怎么烹制出来的,凉拌,清炖,爆炒。黄姓人家老爷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么多的肉,他会从中选择一些出来,这种选择多少带点自己的好恶,比方说的人喜欢凉拌耳叶,那么他一定会以为黄姓人家老爷晚上肯定吃的凉拌耳叶,耳朵多半是吃了两三盘子。这么多的好菜怎么可能没有好酒?黄姓人家老爷喝的一定是地窖老烧,曹姓人家烧酒坊搁置了十多年的,究竟是多少年呢?这会引起争论。随即吃饱喝足的黄姓人家老爷会用温暖的水洗脚。——这也有争议。有人说黄姓人家老爷的洗脚水不会是温暖的,应该是滚烫的,因为他从黄府里头的人那里听说过,黄姓人家老爷喜欢用滚烫的水泡脚,说这很有利于睡得好,睡得香。黄姓人家老爷绝对不会亲自洗脚,洗脚有丫餐,两个或者三个,纤纤细手,柔软,滑腻……黄姓人家老爷仰躺在椅子里,这很享受。那些纤纤细手轻柔地挠着他的脚板心,其中一只挠得非常特别,这是一种暗示,黄姓人家老爷当然晓得,勾勾脚指头,脚指头恰好碰着手腕,算是回答,勾了三下脚指头,碰了三下手腕,那只手停顿了下,开始轻轻地抠挠,黄姓人家老爷舒坦得忍不住哼了声。接下来就是上床了。黄姓人家老爷的床格外宽大,不是檀木做的就是楠木做的,最差也会是柏木,应该是出自鲁姓人家之手,上头雕刻着龙凤呈祥,还有绽开的石榴和牡丹。床的最下层铺的是厚厚的金色的棕丝,接着是棉花,不可思议的软乎。究竟怎么个不可思议?这么样吧,金色的棕丝里塞一疙瘩鹅卵石,睡在上头也不会硌背。盖的呢?厚厚的棉花,起码十斤。暄腾腾的像一朵白云。黄姓人家老爷脱干净衣衫就睡在里头。哦,还有个关键的地方,脱衣衫。当然黄姓人家老爷不会亲自脱衣衫,得有丫餐帮忙。那些为黄姓人家老爷脱衣衫的丫餐个个都非常漂亮,脸上很干净,眼睛明亮得像灯盏,嘴唇红红的油亮亮的像煮熟的腊肉。最要命的是,这些丫鬟只穿了小衣。黄姓人家老爷的衣衫很难脱,因为他的双手总是不空,不是在这个身上捏捏,就是在那个身上摸摸。也不怪他,无论是谁,都难得把持住。黄姓人家老爷终于上床了。这时候他的老婆和妾开始上床了。先是大婆子。黄姓人家老爷把她塞到角落里。然后是二婆子,二婆子还行,还有点鲜嫩,再接着是三婆子……,直到整个一张大床上像窖红苕似的塞满了女人。黄姓人家老爷开始忙碌,他得应付从四面八方伸过来的手,都想要他,那么多的女人。这叫他很恼火,他说还有没有规矩?慌什么?一个一个来。只两个,黄姓人家老爷就疲惫得不想动了。也不管剩余的女人是怎样不满和怨恨,他就那么躺在一堆柔软的温暖的肉上睡着了。黄姓人家老爷开始做梦。黄姓人家老爷的梦和女人无关。一个男人如果梦里不会出现女人那会出现什么呢?黄姓人家老爷的梦里会出现蓝姓人家的人,那叫龙兄虎弟的。这对兄弟是黄姓人家老爷的噩梦。黄姓人家老爷被吓醒了。他爬出那一堆堆肉,站到床底下。那个洗脚的时候挠了黄姓人家老爷脚板心的丫髮一夜没睡,她聆听着隔壁的动静。当听见黄姓人家老爷下了床,就赶紧过来。这一回她连小衣也没穿。她从床底下拽出个尿壶。黄姓人家老爷开始尿。黄姓人家老爷打了个尿战,丫餐以为黄姓人家老爷是冻着了,赶紧把个小巧温暖的身子往黄姓人家老爷怀里贴。丫鬟早就不想当丫鬟了,她想当主子。要当主子就得这样不要脸面,就得动心思。早几天前,她就细心地铺垫好了这张床。下人的床当然不可能有金色的棕丝和多少新鲜的棉花,这难不倒她。丫鬟在下面铺了很多香草,起码不下三五十种,这可都是丫鬟打停当主意后,耗费了几年时间采集到的。这么多的香草,这么多的馨香味道,黄姓人家老爷简直就像置身传说中的瑶台阆苑。丫餐终于梦想成真,抑制不住地想要哭泣,嗔怪说,爷爷啊,你如何这时才来。黄姓人家老爷说,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三更。丫餐泪水满腮,说,爷爷啊,夜夜听你在隔壁耕云播雨,听得我一颗花心都成了瓣儿,插播一条文章,内容是:周公解梦之梦见网,不喜欢这条可以继续向下阅读,天天想着如何才会引得老爷你来采我这蕊儿,如今终于成全了。黄姓人家老爷早按捺不住了,忙活起来。然后累了,然后就睡了。在芬芳中,黄姓人家老爷开始做梦。梦是好梦,与女人无关,与蓝姓人家龙虎兄弟无关,尽是花朵青草,尽是丰登的五谷,尽是阳光灿烂。从此黄姓人家老爷恋上了这张香气袭人的床。只可惜那丫餐,费尽心机,三五年过去了,却还没爬上主子的位儿。有一天她掀开床铺,要再塞几样香草进去,却意外地发现了一种奇怪的草,这些年的寻草经历,已经让她长了经验。她一见那草,顿时如坠深渊。那是什么草?绝苗。

随着时间的推移,蓝姓人家龙虎兄弟不再只是黄姓人家老爷的噩梦,简直就成了危及他性命的一个巨大的瘤子,成了抵在他脑门上的枪口。一想起蓝姓人家的龙虎兄弟,黄姓人家老爷别说睡觉,他连眼皮都不敢合一下,生怕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肝脑涂地身首异处了。再后来,黄姓人家老爷连黑夜都开始惧怕起来。夜幕一降临他就紧张,随着夜的深沉,他就由紧张变成惊惧,惶惶难安,如同惊弓之鸟。

所以当那位善解白日梦的解梦者跟黄姓人家老爷说,希望他能提供给自己一个梦时,黄姓人家老爷终于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你什么时候见我闭眼睛了?我连眼皮都不敢合一下,我怎么给你梦?

那位善解白日梦的解梦者想出了个办法,在一个阳光可以通达透彻任何事物的正午,他将黄姓人家老爷请到阳光里,四周没有一点遮拦,不见一丝阴影。他说,现在你可以放心闭上眼睛小憩一下,给我一个梦了吧。黄姓人家老爷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闭上了眼睛。这个过程非常短暂。不过可喜的是,黄姓人家老爷做了梦。难得的是这个梦有头有尾,比较完整,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梦。那位善解白日梦的解梦者拿着这个梦,如获至宝。在经过三天三夜的破解后,他把梦的预兆告诉了黄姓人家老爷。然后离开了黄姓人家老爷,藏匿进山林,去和藏匿起来的族人们会合。

根据那个梦的指引,黄姓人家老爷获得了那场战争的胜利。

以上内容是由梦见网的小编为您介绍的.